发新话题
打印

[W] 警示图像上烟包 符合中国文化根本精神

警示图像上烟包 符合中国文化根本精神


    2011年7月19日凤凰网,原文载于北京青年报

    日前,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2011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烟草流行报告》,呼吁各国使用大幅的烟包图形警示标识,并以此作为减少烟草使用策略的一部分。该报告称,烟草使用目前是世界上首要的可预防的死因。而在今年“两会”期间,某领导在回答记者关于警示图像上烟包问题时说,在烟盒上出现残酷的画面,对于(我们的)文化也是不适合的。

    早在《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签订伊始,中国烟草业就以“文化”为由,抵制警示图像上烟包。他们说:这一措施完全破坏了原来包装设计上具有正向价值的文化和审美内容,烟草制品被直接包装成可怖的消极物品。卷烟究竟是可怖的还是可爱的,是否应当清楚、明确地警示消费者,吸烟将带来何种后果,烟草业的利润与人民的健康孰轻孰重?还真是值得探讨。

    我认为,美丽烟包违背了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中国文化对于生命的基本精神是养生、护生、摄生,防备外来的侵害,珍惜生命。如《孝经》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内经》称:“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指各种外来对人体的伤害),避之有时”。有害于身体的要拒绝,如《吕氏春秋·本生》说:有声于此,耳听之必慊(愉悦),已听之则使人聋,必弗听;有色于此,目视之必慊,已视之则使人盲,必弗视;有味于此,口食之必慊,已食之则使人瘖,必弗食。是故圣人之于声色滋味也,利于性(生命)则取之,害于性则舍之,此全性之道也。

    为了全生,摄生而不伤生,中国文化中的警示并不温柔,更不掩饰。《吕氏春秋·本生》认为,出则以车,入则以辇,“命之以招蹶(颠仆,跌倒)之机”;肥肉厚酒,务以自彊,“命之曰烂肠之食”;靡曼皓齿,郑卫之音,“命之曰伐性之斧”。“三患者,贵富之所致也,故古人有不肯富贵者矣,由重生故也。”

    所以警示图像上烟包正是中国文化的精神。中国文化要求尊重生命、爱护生命。全生、摄生、养生,就要懂得避免一切伤生、害生的事物。对于一切伤生害生的事物要给老百姓足够强烈的警示,以趋利避害。爱护百姓生命,使其不受伤害,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一切伤害生命的事物,政府要给予郑重的警告,让人之所回避。明知有严重危害而不予警告或轻描淡写,是有关部门的失职。警示图形上烟包,同“招蹶之机”、“烂肠之食”、“伐性之斧”的警语,文化意义相同。

    烟包文化之争的真正内涵是科学文化和商业利益之争:提出警示图像上烟包的前提是科学,已经反复证实吸烟正在危及千百万人的生命,必须竭力挽救。控烟代表的是先进的、科学的文化,而替害人的卷烟饰以美丽外表,赋予“正向价值”,是违背科学的落后文化。

    港台地区警示图像上烟包的文化含义表明,同是中华文化的地区,警示图像上烟包公众完全可以接受。所谓“文化不同”只是烟草业抵制警示图像的一种策略,犹如美丽烟包,只是烟草业推销卷烟的商业策略一样。警示图像上烟包没有文化上的障碍,无论从中国传统文化还是当代先进文化来看,都没有警示图像上烟包的文化障碍。党的“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支持警示图像上烟包。

      ■文/陈四益


[ 本帖最后由 b108j 于 2013-8-11 22:12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